jellypeach💖

没有你的星球

SM公司下半年艺人连轴转还剩下一堆未完成任务❎









现在傻帽还差我们一张茶蛋的专辑,太妍的正规专辑,红贝贝的迷你专,才能轮到116🙄







啊啊啊啊让我哭一会吧






李满你个魔鬼请问我们何时才能看到难产两年半的中国队呢😐😐

Nonprofit Copy Collection (Complate)的称号即将坐实😂



傻帽有才有头脑拍出来不是为了方便你们抄的


麻烦各位所谓的吃瓜群众open your eyes,这个真的不能说我们跪舔棒子哈韩粉,正是因为我们还爱国,所以更感到羞耻。tx是TC多大的一个公司啊,某蓝台不也是我国著名卫视吗?这样肆无忌惮的抄袭别人真的很丢脸的


现在不止南韩,欧美那边也知道NCT今年遭遇的这些烂事,连油管上推特上都有对比视频,真的,真的太让人寒心了

Hebsule:

天道好轮回,老子坐等你们糊穿地心!!!

我最近像是失忆了,就有一篇hrj被父母虐待挨饿骗钱,后来hrj看到了比自己还惨的njm,内心有了些波澜。后来hrj好像出境好转了点,而njm好像死了的那篇....
明明之前看过,可就是,想不起来标题,找不到了。

这篇文章比较压抑,还有点致郁,我真的超喜欢的

或许有哪位大佬还记得吗,有的话可以给我发一下链接吗?跪求了,笔芯笔芯❤️❤️

Niemand ist in der Vergangenheit

哭泣

临床外科放学别跑:

李帝努x金道英

我真是喜欢北极的冰窟窿,冰窟窿里我还吃冰淇淋。

“哈哈,我在Whatsapp给他设置的备注是Pumpkin。”


点击获得冰棍:


https://m.weibo.cn/6538924165/4246358955119068



OK

出来了




5.一昀:2票
4.卡昀:6票
3.悠昀:13票
2.玹昀:22票



1.娜昀:28票






娜昀玩家让我感到可怕

不得已又要开始搞极圈西皮了


感谢你们相信我的能力,我会努力写好这两位甜豆的文的🍬




大家两个月后见💘

那个什么...前期有一位写oxlxs乾坤正道cp的大大写了嗜糖症的文,就是那种既可以靠甜食又可以靠美好事物的愉悦体验来提高甜度的,那种超棒的自创设定。


我想写的嗜甜症,其实就是最普通的嗜甜症,喜欢甜食到一天不吃能直接抑郁的病症(虽然文中的昀并没有这么丧病ww)


如果有误会的朋友的话,我就在这儿澄清一下哦


我写的嗜甜症是最烂大街的嗜甜症
昀患了嗜甜症并不是那么软萌可爱(其实我昀世最可






以上






另外,老福特里的娜昀玩家啥时候这么多了?

选cp了👏快来投啊

想在写完戏中局外人outro 后写一个我最近小墙头的文ww



本人坑品不差,可惜高二狗忙成狗,所以更的会比较慢

大概写完两三章后再发出来



抽甜的嗜甜症paro
昀中心 现背
除了嗜甜症这一疑难杂症外没有别的有趣的设定





请大家自选另一男主

5月8号截止投票哦




97.直男(?).天蝎.嗜甜症患者昀x



1.伪温柔学长真腹黑竹马·çŽ¹
2.伪直男大哥真痴汉昀骑·ä¸€
3.单纯金毛老实傻大个·å¡
4.伪甜豆嗲精真酷盖总攻·å¨œ
5.(还需要什么修饰吗?)条内第一昀吹·æ‚ 


(除了97和悠昀我选的都是什么冷cp啊🙈)







那么,大家两个月后再见😂

<Goodbye Winter.>

_啊哟i:

        
         
00
  南方的雪下的比北方要温婉许多,或许更特别的在于,悄声无息的夜里,那些洁白的羽翼轻轻的覆盖在了屋顶上。第二天醒来,就是白茫茫一片雪色。
  说真的,黄旭熙看过好几次纷纷扬扬的大雪。
  自己的家乡比董思成的家乡还要再靠近赤道一点,他总是那么想起那个哥哥对自己说,好想再在温州看一次雪的样子。
  因为如此,黄旭熙喻而不语。
  即使好几次想要给他准备一个惊喜,在圣诞节的前夜偷偷买好两张机票,然后飞到他想去的地方看一场美丽的雪景。
  这个愿望终究还是没有实现。
  终于没有等到初雪的那一天,董思成就那么微笑着和自己说了再见。
  手里的那两张机票被仅仅写了几个字的纸条替代,黄旭熙再没多看一眼。
  他想,自己似乎要开始厌恶冬天了。
       
         
01
  南方的雪似乎多少都有点罗曼蒂克的味道,低矮的房屋,清一色的砖瓦,还是巷弄间伸出的枯木枝桠。
  黄旭熙向来不是个喜静的人。
  他热爱自由,向往自由,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想做一个放纵的人,想要谈轰轰烈烈的恋爱。
  喜欢的是朝阳似火的夏天。
  阳光,海浪,沙滩,六月。
  这本将注定他与董思成命运中的和而不同,终归殊途。可是骄傲如黄旭熙,却也二话不说的妥协了。
  从前的黄旭熙总是那样觉得,十二月的日子里,灵魂都是寂静的。
  直到后来和董思成在一起的日子,温暖中带着些许融洽,就像白雪落满头,一不小心都化了。
  董思成牵着自己的手,在夜晚的江北朝自己微笑大喊,“黄旭熙啊,我好喜欢你啊。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那一刻的心似乎就如同这一片又一片的白雪,就那样化的一塌糊涂。
  裹挟着寒意的晚风也无法驱散黄旭熙内心那一片温暖,眼底揉进了霓虹般的色彩。于是下一秒伸出手和董思成拥吻的瞬间,就这样永远定格在回忆里。
  十二月。寒冷天气。雪夹雨。
  连带着被黄旭熙一起爱上的寒冷冬季,都藏着有关于董思成的味道。
          
            
  那是黄旭熙第一次学习如何去爱一个人。
  从小到大遇见过了太多人。
  总会有很多人让他心动不已,也曾遇见过另一个喜欢夏季的自己,最后大雁南飞,只不过落得一个晚安再见,加上一枚没有心跳的离别吻。
  可即使是这样,从初中喜欢到高中的马尾辫女孩,大学时那个微笑里都渗透着甜蜜的青春面庞,还是后来在遇到董思成之前,以为会一直走下去的生生世世,都再也忆不起。
  他可以说好多好多喜欢你。
  他也曾这样对很多人说过喜欢你。
  却从不轻言爱情。
           
  不知道是这夜晚的景色太煽情,还是着无意撩拨的晚风正合他的意。
  黄旭熙第一次眼里竟然有了饱含热泪的冲动,就好像抱住董思成的时候,找回了自己以前曾经丢失过的东西。
  无论是懵懂,单纯,无论是痛苦,艰辛,无论是汗水,努力,无论是梦想,还是一直喜欢的玩具。
  他从来没有想过,董思成能够带给他的,是这么多超乎这些以上的东西。
  但那是什么?
  黄旭熙不知道,也不明白。
  只是在眼泪快要夺眶而出之余,他终于还是贴上了董思成的左耳,眼神中多的都只是那个人的身影。
  “我爱你。”
  我爱你。
  在经过了两年又十个月之后,黄旭熙终于亲口说出了爱情。
       
       
02
  黄旭熙和董思成的相识其实是在九月。
  那时的黄旭熙是一个国际上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几乎每个月都要好几次国内外飞来飞去。
  大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一次机缘巧合之间,黄旭熙被派送去了巴黎。
  那个一向被他认为的,浪漫的城市。
  法国人的浪漫带着点恰如其分的味道,让人在小憩之余,于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喝一杯咖啡,都能品出几分浓到化不开的醇厚香气。
  而黄旭熙记忆中那几分咖啡的醇香,只不过是在那一天,一个下意识的抬头一瞥。从此以后,一切定格,寥若烟云。
  该怪那天天气太好,让他在看到董思成那个侧身的背影之时,指缝间夹杂的阳光给他增添了几分灿烂的味道。
  也到底该怪自己,如果不是那抬头一瞥,在看到广场上所有灰色羽鸽扑腾着翅膀环在董思成面前,少年嘴角扬起的弧度和被风吹起的衣角,还是那抬头和自己对视的瞬间。
  浓郁的咖啡香气在鼻尖蔓延开来,缠绕着他,心跳无端地就这么突然多跳了几拍,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怦怦——
  怦怦——
  像是什么东西一下子揪紧了自己,看着董思成朝自己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心也没来由地停滞了几拍。
  连带着最后还带着些许滚烫的咖啡泼到了自己身上,白色衬衫被一片咖啡渍沾染出痕迹。
  黄旭熙都还只是那样看着董思成慢慢上扬的嘴角,任由身边人来人往。
  后来的他在日记里如是写到。
         
  2016å¹´9月13日  星期四  晴
 
          
            
  黄旭熙其实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性向有问题。
  至于喜欢上董思成,大概是上天跟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先是把他送到自己面前,让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的自己深陷了进去。而后又幸运地告诉自己,董思成也是喜欢他的。
  可以称之为玩笑吧。过程中又带着许多真实的甜蜜。
  但如果这不是梦境。那所谓的飘扬大雪,所谓的走到白头,或许还真的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
  或许是耳朵听错了,也或许是心欺骗了自己。
  但那时的黄旭熙还是太过天真,料想不到自己和董思成没有未来的以后。只是在冬季将要来临之际,把整个人缩进了董思成的怀抱里。
  他只是那样一遍一遍回想着初遇的场景,嘴角不自觉地就上扬了。
  “哥啊,你说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第一印象是什么啊?”
  黄旭熙转头看他,期待的目光里夹杂着几分好奇,看着董思成拼命努力回想着的小表情。
  “第一次?第一次啊……啊!我想起来了。”他抓了抓后脑勺,目光不自觉就带上了几分狡黠。
  “那个时候我近视又没戴眼镜,都没看清你。”
       
         
03
  黄旭熙人生中最难熬的那个冬季,是董思成离开自己以后。
  工作了没几天整个人都不在状态,迷迷糊糊地请了假回家,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开始发烧。
  或许是某种莫名地小孩子气,黄旭熙念念叨叨地喊着董思成的名字,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反复睡了醒醒了睡。
  大概每个人都是有劣根性。
  是在那个人走了以后被自己隐藏起来的想念吗?或许还是因为冬季,所以想起了他而已。
  黄旭熙自己也说不明白。
  好像一切总会到一个临界点,被自己刻意藏起来的不去怀念,还是堆在角落落灰的相册。秋日黄昏下,浅蓝色天际线的那一排飞鸟,连带着下面站着的,卷走自己几乎三年多回忆的董思成。
  所有的一切迹象,仅仅是因为这样一次小小的感冒发烧,就被激发出来。
  黄旭熙出来也没有一天料想过,自己会这么脆弱。
  即使是以前没有董思成的日子,也从未有一天像这样不堪一击。他只能无可奈何地蜷缩在一起,滚烫的体温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以往冬日董思成怀抱的味道。
  恍然之中又不由得想起董思成曾给予自己的一切,感激里又夹杂着几分怨恨。
  只要再次想起他亲切的眼眸,还是能够想起他曾经叫着自己名字的日子。同枕而眠,背贴的温度从来都是最安心的距离。
  或许到头来,他还是变的悲哀了。
  终于那个曾经最不屑于安定的自己,有那么一天,也成为了一只想要在港口停泊的船。
  于是困意再次袭来的瞬间,黄旭熙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想。
  什么时候去董思成的老家看看吧。
         
             
  温州的老街和香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
  南方的语言温柔又婉转。
  他曾经听过几次董思成说自己家乡的语言,每次听都能把头逗得哈哈大笑。
  这个时候,董思成总要佯装生气地白自己一眼,然后黄旭熙就只会用那句长久练习下来,颇为有些熟能生巧的对不起回应过去。
  磕磕绊绊的发音不自觉就带上了几句撒娇的意味,董思成更是听的笑弯了眼,然后趴在黄旭熙的肩头,总是一派阳光明媚的天气。
  要说起来,还是因黄旭熙而起的。
  只是特别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孕育出了像董思成这样的男孩,总能让人有给不完的浓情蜜意。
  但承诺这种东西,总是在说出口的瞬间烟消云散。
       
            
04
  南方的小城好像都是这样,拥挤的车辆和人潮,多的再装不下一点东西。
  一碗米线就能过的日子已经早早的把记忆里的广式早茶代替了。所以黄旭熙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但说到底好像还有点太牵强。
  虽然多少能够听懂些当地人讲话,但沟通起来多少还是有点困难。索性最后租了个房子住到大学城旁边,偶尔出去看看董思成和自己说过的那些地方。
  以前和自己在首尔的日子,多少有点吃不惯首尔的食物。有的时候真的想家了,然后就窝在自己怀里,慢慢细数那些割舍不下也忘怀不掉的家乡菜。
  他经常这样慢慢讲到睡着,黄旭熙就靠在他旁边笑着听,到了最后隐约听到他几句模糊不清的家乡话,大概能够猜测出来是说想妈妈了。
  那个时候给不了他想要的,等到后来终于下定决心了,他却走的悄无声息。
          
  他说到了温州一定要爬爬山,看看海。
  五马街的巷弄里,总会有几首让人听了泪眼朦胧的歌。房子低矮到像是伸手就能摸到顶。
  他大概是有些复古情怀。说旭熙啊,我感觉只要一直手拉着手,好像就能走到老哦。
  于是后来他一个人走在着狭窄的巷弄里,也曾挤在人潮里不知所措着,最后就那样站着泪流满面。
  或许董思成给他的所有回忆,总有一天也要被他归还回去。
  只是这里终究还是没有董思成的踪迹。
  他只是这样期望着,会不会有一天,朝他走来的人群里,也会有董思成的身影。
  他会像第一次看见自己那样朝自己走近,然后笑着对自己说。
  “你怎么才来哦,等你好久。”
       
  所以董思成,你的捉迷藏游戏,是不是可以就到此为止了呢。
       
       
05
  南方的冬季总是这样来临。
  似乎好像是隔壁住着的年轻学生有一天从当初的小短裙换上了羽绒服,抖抖身子一张嘴就哈出一口白气。
  黄旭熙才只后知后觉地发现冬天的来临。
  只是他也终于不再年轻,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穿着薄薄的衬衫,也能若无其事的度过冬季的自己。
  于是等到最后翻箱倒柜掏出那件深灰色的羽绒大衣的时候,黄旭熙就那样叹了口气。
  人果然还是不服老不行。
  他望着四周这一围花草,该青葱的还是照样青葱。
  温州的十二月,带不走太多东西。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你也不能奢求它带来太多东西。
  纵然是黄旭熙一直期待的雪,也不过是归还了几片叶,带着西伯利亚吹来的寒流。
  他想,这里的冬天果真如同董思成说的一般冷漠。
  被那样搪塞了一整个冬天的寒冷,却找不到一点雪的踪迹。
  该往来路过的人还是那样走着,似乎已不再对那久久无法到来的大雪心生期待。
  黄旭熙只是那样想着。
  再等等吧。
      
            
  二月过后的某一个晚上,隔窗的玻璃门突然传来啪啪作响的声音。
  那时的黄旭熙还在理手机里存着董思成照片的相册,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半。
  被突然打断的思绪让黄旭熙不由得转过头。于是这深夜,隔着远处的灯火,他惊奇的发现,这座久久没有下过雪的小城,开始飘下的漫天雪籽。
  急忙抓起手边的一件大衣随意套在身上,大门开了又合发出嘈杂的声音。
  如墨的夜色被渲染出一点点的白,黄旭熙就那样呆呆地久立在街边,昏黄的灯光笼罩出一小片的寂寞。
  董思成,你在看吗?
  曾经每次缠绵之间,从你口中吐露出来的想念,希望,期待……我全都记得。
  如果让我再早一点,如果再重来一次话。现在飘下飞雪的瞬间,是不是你一定会在旁边牵着我的手,想说的话都融化成一片热泪。
  恍惚之间,黄旭熙猛的转身。隔着一条街的对面路灯下,赫然立着一个少年。
  还没等他看清那个人的脸,只见那个人就这样默默地转身离去。心里好像有一块地方被堵住,这么久以来一直纠缠着自己的思念就那样拼命寻找着一个出口,喷涌而出。
  “董思成啊!”
  “你回头看看我啊董思成!”
  其实根本就没有看清那个人的脸,只是有一种直觉这样告诉他,那个人就是董思成。
  然而现实永远更残忍,一片泪眼朦胧之间,黄旭熙发现那个人似乎根本就没有转身停留过一下,终究是随着那夜色,越走越远……
         
  这场仿佛只被自己发现过的迟来的雪季,终究是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第二天扶着疼痛的额头这样幽幽转醒的时候,外面还是变回了他这几个月来一直熟悉的冷漠冬天。
  那么昨天晚上,泪流满面的自己,那场满天纷飞的雪,还有路灯下那个转身而过的背影,大概都只是自己的一场梦吧。
        
     BGM  MoonMoon——马海毛
   
06   
  四月即将到临的时候,黄旭熙终于收拾好了自己的行囊。
  这个没有结尾的冬季,终于还是断了他全部的念想。
  或许也对,他本来就是一个自由的男人。骨子里那颗暗藏着的不安分的心脏似乎还是没变。
  唯一不同的是,黄旭熙觉得,他大概已经不惧怕冬天了。
         
           
  终于干脆的买好了机票,酷酷地向房东打了最后的招呼。来一场快要迈入二十五的旅行。
  于是四月正好的季节里,黄旭熙踏上了去往大阪的飞机。
  他想去看看春天了,想去看看樱花。看看消弥了一整个严冬的冰雪,再开遍枝头的樱花。
  曾经说好要和董思成一起看雪,现在他一个人离开了董思成的家乡,去往下一站的风景。
  你看啊,其实也没有太多的难过。
  注定不是为他而停泊。就连以前挤在一个被窝,想想都会温暖的日子,都开始被一些东西冲刷的没了感觉。
  黄旭熙自己也明白,回忆里说好的那最后一场雪,或许就再也没了结局。
  因为人的心真的太小,丢掉了想要再拾起来,就很难再找到。
         
  这一次的行程安稳地飞到了底。好像在告诉黄旭熙,该错过的终将要错过。
  他又重新拿起了自己的摄像机。
  这一路无风无雨,一路上走走停停,说不清是什么心绪,只是樱花飘落在肩头的时候,也带来了几分怅然。
  一切都慢慢破土而出,被冰封了一整个严冬的心也开始慢慢鲜活起来。
  远处的风光正好,带着梦幻般的阳光从树木的枝桠间穿过,盖上了一层光辉。
  黄旭熙把镜头对焦,一阵清风吹落一片樱花雨,抖落一大片花瓣盖在一个少年的肩头。他笑的柔媚又让人心动,连带着相片定格的一瞬间,黄旭熙抬起头的目光与他隔空交汇,身边的空气都让人窒息。
  他终于再也笑不出来了。
  饶是黄旭熙,也从来没有料想到,这世界真的就如此之小。
  再也说不清楚内心那被打翻的所有情绪,就像第一眼与董思成对视时那样,却分明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
  他想,他应该是怨恨的。
  怨恨董思成没头没脑地离去,让自己所有的一厢情愿看起来都像个傻子。
  怨恨他又这样在不经意间突然出现,让他在准备放手的时候又开始割舍不下。
  不过——
         
  对面的少年终于再次扬起了一抹微笑,是心动或是释怀,黄旭熙再也忆不起。
  他想自己终于长大了,也学会了像董思成那样若无其事地平静面对离别。
  于是他放下了手里的相机,朝着远处越走越远的两个背影,最后一次,微笑着招了招手。
            
  再见了,我曾经爱过的,董思成。
        
         
07
  “winko,他……不是你上次给我看的那个男孩吗?”
  有好几次看着董思成一个人面对手机发呆,反反复复来回翻弄那几张照片,上面的少年笑的灿烂又温暖。
  中本悠太不解。明明董思成也那么喜欢他,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放手。而且那么决绝,甚至于偷偷去看他,却又不愿意相认。
  “悠太哥啊,”可他只是微微一笑,四月的樱花正好,董思成的眼里多的都是中本悠太看不懂的东西。
  “冬天早已经过去了。”
        
  ——呐,你看啊。
  那个以前会总让我陪他度过漫长冬季的少年,早已不害怕寒冷了。
         
           
08
  那么后来呢?
  那个曾经陪你一起度过漫长冬季的人,又去了哪里?
           
                     –END.
 
  BGM DAY6——Goodbye Winter


                                                BY:_啊哟i

真的 我现在真实的想法了

其实很卑微,二三十个小心心也能满足,磕过的cp不是BE就是冷门

很多次也想过全都删掉重新写,也十分唾弃因外部因素而不能守信的自己,但是,还是谢谢你们能理解我喜欢我。

一直爱你们

致谢所有followers ❤️

Ace in:

是本我没错了😭

氣死蛋餅✨:

是這樣的沒錯ㅠ ㅠ

要甜不要錢:

謝謝大家!!(鞠躬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黄昏】戏中局外人 Outro 03

·è®¤çœŸè®² 抑郁时期写傻白甜真的像精神分裂
·è¿˜èƒ½å’‹æ•´ 总不能坑了吧
·äººè®¾å°±æ˜¯ç”œåˆ°ä»¤äººä½œå‘•çš„傻白甜,不喜欢就别看了
·æ²¡äº‹ä½ ä»¬å‚¬æ›´å§ï¼Œæˆ‘现在手机被没收了照样可以找方法
·æ‹–更致歉




人设剧情全部OOC
禁止一切上升
请圈地自萌








适宜bgm:뭐라고 불러—태완








03
黄旼泫最近疯了



全(黄旼泫)寝室的人都十分笃定



“真的,他真的疯了,金在奐笑成猪叫黄旼泫也只是笑着掐了掐他脖子!”莲式惊恐



“真的,他真的疯了,小鸡仔不要命的黏他黄旼泫也只是笑着接受了!”蛋式懵逼



“真的,他真的疯了,每天志训哥都偷看他旼泫哥也在傻笑!”鸡式真理





黄旼泫一下把鸡仔牌狗皮膏药撕下来扔给了隔壁寝的赖冠霖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嘿嘿


那晚在和朴志训进行了较为深入(?)的谈话后,黄旼泫觉得自己与朴志训的关系更近了一层ㅋㅅㅋ




“可是哥,”阴魂不散的这只小鸡仔又凑过来了“你不觉得你对志训哥的态度太特别了吗?”



“那不很正常?”黄旼泫不解
我追老婆和我关心朋友能一样吗?




“你看啊哥,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你对志训哥有些奇怪,不多久就应该知道你喜欢他了吧,你太露骨了哎”


Wait
wtf 😐



初次恋爱毫无经验的黄旼泫被柳善皓的假设吓了一跳。真的吗?自己真的表现的那么明显吗?看着眼前人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黄旼泫还是闭上了嘴。




行
大佬你厉害我听你的。

毕竟林口国中男神收割机—16岁的柳善皓先生🌝




“我看哥恨不得就把我喜欢朴志训六个字写在脸上了”鸡式不屑

“哦这就是你在节目上用绳命和冠霖装不熟的原因?!”黄式冷哼




柳善皓欲语凝噎

“....哇我再也不和旼泫哥好了”
“好的okay okay "






柳善皓开始怀疑人生,人怎么可以说变就变呢?






黄旼炫倒是面无异色自顾自的说下去
“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看到朴志训我冷漠不起来,总是想对他好,就是想宠他,你让我怎么办啊?”




妈的,谈恋爱真的很了不起啊,谁还没个对象啊?我也要让冠霖哥给我说一箩筐的情话!委屈哭唧唧qaq




虽然被塞了满嘴冰冷的狗粮,柳善皓还是尽心尽力为自己最喜欢的哥哥开始出谋划策



“哥不然你这样吧,你不要对志训哥一个人搞特殊,对其他人也适当温柔点,对志训哥再多一点点关心,然后别人就不会说你对志训哥关照过多了,顶多就会觉得你把他当成宠爱的弟弟”



哦?貌似很有道理🌚





(然而他忘了柳善皓是被赖冠霖追到手的,自己也没什么恋爱经验🙈)









当然了
像万花丛中过不沾一片叶的这种高级skill
恋爱菜鸟黄旼泫没有把握好度






第二天,黄旼泫就开启了中央空调模式


“圣祐早上好呀!”😀

“哦..好”🙂


“佑镇尼眼睛好点了吗?我今天带了止痛药,你一会疼的话就吃吧”😃

“啊谢谢哥”🙂


“在奐呐,给你纸擦下汗吧”😄

“哦啊okay okay ”😉


“尼尔啊,你的果汁,顺便给善皓带一个吧”😉

“谢谢哥我会好好喝的嘿嘿”😆


.......


宠幸了一圈队友的黄旼炫,回头审视一番。不错,现在好像可以关心关心志训了👀





上班路上
"志训你今天穿的衣服很好看嗷”💘

“啊..谢谢哥哥”脸红了🙈


“志训呐,你好可爱啊我好想抱抱你”😘

“没有的啦哥你好讨厌啊!”气鼓鼓的样子也好像胖丁TUT



彩排时

“Wuli 击昏尼在舞台上简直女心狙击手,哥都要心动了呢”😛

“啊哥过奖了呵”🙈

明明很开心还强装镇定,啧。黄旼炫也是爱死朴志训这傲娇的小模样了。



突然后背传来丝丝凉意,一个大力撞击


“美年哥~你怎么都不夸夸我呐,宝宝伐开心!”柳善皓这粘人的小家伙又爬上自己了。

哎,不知这回又得趴多久。


好说好商量的把小鸡仔抱了下来,发现志训已经走了,黄美年有些头疼。







不是你说一个有自己一般高的弟弟,长着一张帅气的脸,跳起舞来帅到掉渣,唱起歌来秒变情歌小王子,就是喜欢和你撒娇卖萌耍贱,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有对象!能忍吗?







...能



怕大家忘了,重申一遍,黄旼泫是弟控
(弟控黄大头今天也很卑微)





更何况这弟弟还不是特别招人烦,总是会在你生气前一分钟左右眨着大眼睛无辜的瞅你,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行吧,这又怎么了?”




“不旼泫哥你们这进度也太慢了吧,你也不试探一下他的态度,人要是真对你没感觉的话,你也得有适度的推拉吧?”



“推拉?算了我不搞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63号式气绝。
顺手指了一下旁边默默发糖的昏狼



只见朴志训小小一只又被裴珍映抱怀里了,还不知道是在耳语什么,两人脸都笑得红扑扑的,可爱到不行。




绿是一道光如此美妙🌚



就算黄旼炫是个重度颜控,也不代表他能容忍自己喜欢的人和其他人搂搂抱抱的,就算那是他另一个宠爱的弟弟裴珍映也不行!


对不起 不行✋



本想撂门就走,但是看到朴志训表情恍惚脚步漂浮,黄旼炫还是狠不下心来不管他。
我能咋办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地

先喜欢就是罪过啊,没办法。任命地跟上了人进了厕所。




看着镜子里朴志训已经红了一圈的嘴角,黄旼炫心里就有数了。

又来了

这傻子又在紧张了。

“哥你怎么来了?”兔眼里还晃着满满的紧张


“我看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跑进了厕所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没有的事啦”兔子努了努嘴好像还是有点警惕


“我就是担心你给自己太多压力了反而施展不开”黄旼泫温和地抚上了朴志训可爱的卷毛,轻轻的揉了一下,手感确实不错
“你确实是舞台体质 不用太担心,像彩排那时那样做就行”


朴志训听了他的话,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连原本僵硬地崩着的肩膀也一下放松了下来。


看来是有点效果了。

黄旼炫心里偷着乐,看看朴志训为数不多的示弱的样子心里像是灌了一杯清透的蜂蜜水一样,甜津津的从心尖开始荡漾。我的小可爱终于对我放松了警惕的认知一下子驱散了内心深处的阴霾。


默默隐去严肃的神情,黄旼炫再靠近了一点,直直的盯着朴志训微微发红的含情的眼睛,一直压在心底的秘密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被讲了出来。

“我最喜欢舞台上的你了”








Ps:我最近情绪有点不太稳定,简直像犯了躁症一样,学习压力也大,社团活动也是繁杂琐事缠身,这回考试原本以为能前40结果考了55,成功地把我身子搞垮了😶


所以不可避免地拖了一会儿,真的很抱歉。花事了我也会尽快码字更新的

谢谢(鞠躬)